• <pre id="52sex"></pre>
  • <tr id="52sex"></tr>

    <p id="52sex"></p>
      <td id="52sex"><ruby id="52sex"></ruby></td>

      <td id="52sex"><option id="52sex"></option></td>
      1. 南京先登雕塑
        2022.12.15
        新聞動態
        把時間嵌入雕塑里

        英國著名雕塑家安東尼·葛姆雷(Antony Gormley)曾在希臘基克拉澤斯群島中部的提洛島上舉辦個展“景”。提洛島一度是個繁榮的商業中心,擁有集市、廣場、體育場和劇院,如今早已被廢棄,成為一處安靜而孤獨的古希臘遺址。

        640

        在許多藝術家以觀念或抽象作為其創作語言的時代,葛姆雷執著于人物形象。他的人物沒有個性特征,反而得以成為每個人的自我投射。

        640

        在提洛島的金特斯山頂上,一個孤獨的身影眺望著藍色的愛琴海。荷馬告訴我們,奧德修斯曾經抵達這里,被一棵棕櫚樹的美驚得目瞪口呆。當你身處此地時,你會對這樣的話深信不疑。向前快進一千年,奧德修斯就在這里迎接你。

        640

          景觀雕塑  《另一個時間14》,安東尼·葛姆雷

        他將這件作品命名為《另一個時間》,暗示了他所施展的“時間巫術”。我站在那里,身邊只有雕塑與風景相伴,腦海中浮現出量子物理學家卡洛·羅威利(Carlo Rovelli)的話。羅威利寫道,14世紀時,“時間從天使的手中流到了數學家的手里……”而在金特斯山,時間倒流。


        640

        《另一個時間5》,安東尼·葛姆雷

        在神話中,基克拉澤斯群島傳說是阿爾忒彌斯和阿波羅的誕生地?!霸谶@里,時間被嵌入了巖石里,”葛姆雷帶著幾分敬畏的口吻繼續說道。

        640

        展覽“景”位于提洛島考古遺址上

        他出生于1950年,1998年時,他憑借作品《北部的天使》而成名,作品位于英格蘭東北部的一段高速公路之上。葛姆雷的雕塑以鑄鐵為主,常常以他自己的身體為模型,他的作品也因此備受爭議。在諸多藝術家以觀念和抽象作為語言的時代里,執著于人物的葛姆雷顯得有點過時。即使是在他那些通常由機器切割塊砌成的抽象作品里,也仿佛裝著一個被壓縮的維特魯威人。

        640

        烏菲茲美術館的安東尼·葛姆雷

        2019年對于葛姆雷來說是特別的一年。到2019年年末,除了提洛島的項目以外,他還將完成一個位于費城藝術博物館的展覽,他在那里安置了作品《站立》——用生銹的鋼材在石階安裝了10個立體主義風格的砌塊人體雕塑。在佛羅倫薩的烏菲茲美術館,他舉辦了另一個展覽,其中,一個雕塑人物站上高臺,在那里俯瞰他那立于領主廣場涼廊上的文藝復興祖先。今年秋天,倫敦皇家藝術研究院還將舉辦一場大型的葛姆雷作品回顧展。

        640

        《降落傘2》,安東尼·葛姆雷

        難怪,這些被海水沖刷過的巖石似乎植根于原始的孤獨之中。在這里待上一兩個小時,你就會明白為什么這個島最初被稱為“A-delos”,意為“看不見的東西”。只有當宙斯把萊托——他的愛人、阿耳忒彌斯和阿波羅的母親——藏身此地,以保護她的安全,免受妒火中燒的赫拉傷害時,“a”才被刪去,留下了“看得見”的提洛(Delos)。

        《連接》完成于2015年,是葛姆雷標志性的立體主義砌塊雕塑,這對站立著的情侶仿佛在竊竊私語。他們是鬼魂、信使還是哨兵?他們在這里迎接我們還是警告我們離開?

        640

        公園雕塑

        《連接》,安東尼·葛姆雷

        沿著海岸線再往前走,一個身影站在被午后陽光鍍成銀色的海水中,海水深及他的腳踝。這是葛姆雷2009年的作品《還剩六次》(6 times left)。一艘小船駛過,劃船手有力的動作襯托出雕塑的靜止?!傲巍币廊荒曋仄骄€的方向。當一切恢復平靜以后,我猜想他可能會小心翼翼地走進藍色的海水。

        640

        《還剩六次》

        從貝尼尼(Eva Rothschild)到伊娃·羅斯希爾德(Eva Rothschild),許多雕塑家都能夠給自己的作品注入一種活力,但是很少有人像葛姆雷那樣,能夠在那些看起來僵硬的人物形象上做到這一點。

        640

        《水》,安東尼·葛姆雷

        這一天賦依賴于他的信念,即藝術本身是一種人與人之間共同的努力,既是個人的,也是社會的。在某種程度上,這樣的交流正是憑借他那沒有特征的雕塑表面才能實現。葛姆雷不像那些古典時代的前人那樣創造理想的人,不像亨利·摩爾(Henry Moore)那樣創造原始的大地之神,也沒有像保羅·麥卡錫(Paul McCarthy)那樣不斷地制作一些古怪的東西,反映出我們最糟糕的那一面。和他們不同,葛姆雷向我們提供了一個普通的“人”,讓我們去投射我們自己的個性。

        640

        《走廊》,烏菲茲美術館

        雖然葛姆雷鼓勵觀眾進入隧道,但是隨著黑暗逼近,膽子較大的觀眾也許可以感受到諸如《感受材料36號》(2008)等作品中所表現的那種“涅槃”,《感受材料36號》是一段彎曲的鋼絲繩,仿佛是在一陣無形的微風中旋轉。

        640

        《感受材料36號》

         “你能發現,我非常感動。這難道不是我們之所以需要藝術的理由嗎?感動不是為了產生有種情緒,而是關乎希望的可能?!?/span>




        no cache
        Processed in 0.725327 Second.
        欧美 国产 综合 欧美 视频
      2. <pre id="52sex"></pre>
      3. <tr id="52sex"></tr>

        <p id="52sex"></p>
          <td id="52sex"><ruby id="52sex"></ruby></td>

          <td id="52sex"><option id="52sex"></option></td>